“隐退与重置”五人现代艺术巡回展

  狭义地讲,天然界存在之物、人工制成品、文明遗址都可作为符号辨识系统充当意义载体。此意义载体作为一个幽微莫测的世界,常常包罗着两重属性:一则,可辨识、可触、可见范围的属性;一则,难以捕捉的不偏见范围的属性。二者之间的关系一旦确立不变,便构成一套形式化的符号辨识系统。现代艺术的主要价值则在于不时打破此类行将僵逝世的体系体例与形式,经过对可见范围的干预,迫使固着性不时隐退,从而完成意义的重置。

  艺术家徐明琪的《蜘蛛网》系列,从物之物性出发评论辩论天然物与意义载体的重置关系。他将天然界中的“蜘蛛网”作为现成品资料,直接置于夏布之上。除一些趋近于天然陈迹的纹理以外,他尽可能降低自身的干预性创作。“蜘蛛网”作为自在之物,指向一种自明、超然的范围。艺术家的意图在于,完成人类主体性的隐退,并将主体性出借给自在之物,恢复其言说的能够性。由此,作品从天然之物转换成意义之物,完成将自在之物直接充当意义载体的过程。

  艺术家庞海龙异样应用了天然物作为资料停止创作,他拔取植物骨骼作为意义载体,经过对牛骨与牛角的不时削割、打磨、组装,植物骨骼的天然样态逐渐隐退,人工在场的陈迹不时减轻。《隐力》、《射线》、《无声的自在》诸等装置作品中,原本作为天然之物的植物骨骼并没有衍生为自在之物,而是作为承载暴力与抵触的意义载体,不时在人类行动与原初样态之间拉扯、对立。此时,物之物性的隐退是自愿的、渐进的、艰苦的,同时钳制方的干预行动也从未中断过受阻。这些装置作品蕴涵着剧烈的行动过程,随同着创作者重复性的进攻与受阻,和物之物性的抵御与消磨,出现出最实质、直接的暴力抵触形式。

  艺术家胡月朋的《捕云记》是继续多年的行动艺术。他多年以来隐居黄山,保持与现代城市生活相隔断的归隐形状。隐居行动作为《捕云记》的主要构成局部,浮现出某种意义趋势与价值辨别:处于现代社会的人类若何保持兽性与非兽性的弃取与平衡?《捕云记》指向中国现代野逸派文人的逸格,和老庄思维所推许的天人合一肉体。捕云行动的实施过程由艺术家前期的隐居生活与不活期的捕云仪式构成。悖谬的地方在于,当捕云者的打扮服装与姿态彰显出丰满的仪式感时,其目标倒是虚置的:所欲捕之物恰好是没法被捕捉之物——“云”实则气,乃有形无象之非实体。艺术家经过抽空行动对象的实体性、可见性、可操作性,完成了功用与实用主义的隐退,同时将一种形而上的意义置入:意味现代身份的隐退,回归天然形状。

  其余两位艺术家陈光武和朵夫的作品主要聚焦于文明头绪与肉体崇奉的范围。陈光武多年来不时在停止水墨书写试验,他试图从中国现代遗留物,比方铙、鬲、甗、帖、碑等文字遗址中发明一种永久的文明意义。他将文字遗址视为符号辨识系统,经过不时模糊文字的可辨识性,将其转化为一种不成辨别的符号意义系统。在他的水墨重复性书写过程当中,任何既定文明的固着性与辖域化都被分离、揉碎、隐退,进而重置某种恒定的意义载体——某种离开任何地区、时空所限制范围的价值系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03-11 14:48
admin
上一篇:
央行定向降准支撑债转股发布时间:(02-09)
下一篇:
得奖品即兴实伸见:社会发布时间:(03-06)

精彩阅读

排行榜

迪恩微信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牛叉体育最牛叉的体育门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