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颂

  甲:作为一个革命文艺兵士,必须经常地到工农兵大众中去。

  乙:对,向广阔工农兵大众进修,为工农兵大众效劳。

  甲:我每次外出都有很大年夜收获。

  乙:噢,比来你又到哪儿去了?

  甲:我出国了。

  乙:噢,到本国说相声去了?

  甲:本国听得懂相声吗?

  乙:听不懂不妨,有翻译呀。

  甲:噢,一个演员旁边站一个翻译,说一句翻译一句?

  乙:那多好哇。

  甲:现在我们末尾说段相声。

  乙:威诺比根呃柯劳司套克。

  甲:相声是中国的官方艺术。

  乙:柯劳司套克耶色伏克阿特音恰纳。

  甲:方法活泼,战斗性强。

  乙:伊泰斯来夫力安密勒腾特。

  甲:这个方法是绱鞋不使锥子——真(针)好;狗撵鸭子——刮刮叫。

  乙:这……

  甲:翻哪!

  乙:我翻不外去了,这么多俏皮话如何翻哪?

  甲:所以相声出国遭到言语的限制。

  乙:那你如何出国了?

  甲:我有其余的义务。

  乙:干吗去了?

  甲:我是遵守巨大年夜首领毛主席的教诲,荣耀地实施国际主义义务,到国外协助修铁路去了。

  乙:噢,你是到坦桑尼亚、赞比亚去了。

  甲:对,你知道阿谁中央吗?

  乙:那不长短洲吗?

  甲:对,阿谁中央离我们这里还很远哪!

  乙:有多远哪?

  甲:我计算了一下,足有二十多千米。

  乙:二十多千米?那不长短洲,那是通州!

  甲:通州干吗呀?

  乙:你不是说二十多千米吗?

  甲:是啊,二十“多”千米呀。

  乙:多若干?

  甲:多一万多千米!

  乙:嗐!你把大年夜数搁后头了?!那么远,你如何去的呀?

  甲:我们是乘我国“友情号”远洋客轮。

  乙:噢。

  甲:从广州出发,离开珠江口过我国南海的万山群岛、西沙、南沙,再走曾母暗沙、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印度洋,走甘岛、塞舌尔群岛,到维多利亚,再走一千八百零八,这才到坦桑尼亚。

  乙:这可够远的。

  甲:固然相隔万里,但中、坦、赞三国人平易近的心是连在一同的。

  乙:说得对呀!

  甲:我们的船已在海下行驶了十四个昼夜。凌晨,我站在船面上,手扶船雕栏,眺望着西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02-05 14:19
admin
上一篇:
兰花如何的根是龙根?辨发布时间:(02-04)
下一篇:
黄地脊幻幽深——汪芜生发布时间:(01-31)

精彩阅读

排行榜

迪恩微信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牛叉体育最牛叉的体育门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