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移动领导好无赖

  好,今来信反映吉林市移动综合部2015-2016欠我司(北京新丝湾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制作费4万元,至今未能付款一事。

  事情缘由:2015到2016年间,我司中标吉林市移动宣传业务标,期间,合同签的10万,有视频制作、《江城移动》电子杂志、人邮上稿等,当时,按照客户要求,我司保质保量保进度完成了各项任务,当时综合部经理为王龙,业务信息员为刘刚、黄婉莹,到了合同期结束,由于制作内容及制作量超越了合同内容限制以及预算,客户答应在下一年想法结算(见附件一)。一直到了2017年底,依然没有给结算,后来,客户说让我们去一趟吉林市,定向邀标搞一个2018-2019.6的框架合同(以下称事后合同),目的是为了给之前的付款配套一个流程和付款依据(见附件二)。当时客户说要分几步付款,我们考虑数额不大,随客户分几步都可。

  目前情况:2018年,我们等了一年,分文未付。进入2019年5月,眼看事后合同即将到期,我们和客户沟通付款之事,客户(非王龙刘刚等)这时马上改口,说我们基本没有执行合同,不能给付款。2019.2底,应客户要求,我们派人到吉林市移动自带设备摄影摄像一天,当时考虑客户提出来了,不好拒绝,成本人工加差旅也就1000元,我们就满足了客户,谁想到,客户不是求我们帮忙,而是改口了。后来,我们不得已,找到综合部原来的经理王龙沟通,王经理反复就是一句话:有这么回事,但时隔多年,移动管理严格,不好处理,需要我方去人解决或者再完成新的合同内容。

  我们一再解释:

  1. 民营企业员工异动频繁,当事人早已离职,即便找到且去了,又能怎么样?有王经理、刘刚、黄婉莹为证,且有黄婉莹的对话截图,事由及数额都吻合,何必强调去人?去人能有截图和移动内部当事人更有说服力?明知无法去人,这是否是拒付的借口?

  2. 2017底的合同本来就是个事后合同,若让我们再制作完成,那不就是两次了?旧的欠款还是欠款。我们已经无原则地满足了客户2019.1摄影摄像一次了,再弱势,也懂得三多二少,不可能继续这样做。

  事情目前就是这样僵持着,我一再问王龙经理沟通结果如何,他还是隔三差五选择性回答上述话语。请领导过问解决。

  原来1390440003的人就是吉林分公司总经理郭长清,这样的人居然当总经理,可想吉林移动的素质。这个三种人近日调离了,要不然非但不解决问题,还气急败坏血口喷人问题

  合同内就得结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07-13 08:35
admin
上一篇:
贾母清虚不美观打醮,我发布时间:(03-18)
下一篇:
和公事车有关的科目是否发布时间:(05-05)

精彩阅读

排行榜

迪恩微信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牛叉体育最牛叉的体育门户
Power by DedeCms